刘墉和其他九名被告因销售和制造芬太尼药物被一审判刑

刘墉和其他九名被告因销售和制造芬太尼药物被一审判刑

新华社石家庄11月7日电(记者杨约翰)河北省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7日依法对邢台市人民检察院起诉被告人刘墉、姜菊华销售制造毒品、被告人王凤喜、夏增喜等人销售毒品的案件作出公开判决。 一审法院判定刘墉犯有贩毒和制造毒品罪,判处他死刑,缓刑两年,剥夺他终身的政治权利,并没收他所有的个人财产。

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发现,2017年5月,被告姜巨华与被告刘墉合谋,根据姜巨华提供的芬太尼化学文摘社编号开发芬太尼。之后,姜菊华负责联系客户销售芬太尼。姜巨华还为刘墉开发芬太尼提供了5万元。 2017年10月,姜菊华以5900元的价格向被告王凤喜和夏增喜出售了285.08克刘墉生产的芬太尼。 2017年12月5日,调查机关在刘墉常州租用的实验室查获生产芬太尼所用的设备、原料和各种产品,包括芬太尼5017.8克、去甲基氮卓帕姆3383.16克、地西泮41.9克和阿普唑仑5012.96克。扣押存放在刘墉上海租赁办公室的6,554.6克芬太尼及其他化学品和原材料

自2016年11月起,被告王凤喜、夏增喜先后成立唐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米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,招募被告杨江翠、张洪钧、梁丁丁、于淼等为销售人员,通过互联网发布信息销售药品。 王凤喜、夏增喜以22,000元的价格从被告姜菊华处购买了285.08克芬太尼,从被告杨星处购买了991.2克阿普唑仑,并试图购买呋喃丹等其他药物。 事件发生后,调查机关缴获了211.69克芬太尼、25.30克呋喃丹、991.2克阿普唑仑以及王凤喜打算通过上海快递邮寄的其他药物。其余73.39克芬太尼、14.23克呋喃丹尼、8.33克4-氯甲基氯噻酮、1920.12克3,4-亚甲基二加氧酶及王凤喜储存的其他药物均从杨江翠处查获。从杨航的住处查看6717.4克阿普唑仑。

综上所述,被告刘墉和姜菊华共同销售制造了芬太尼11,857.48克、去甲氮卓帕姆3,383.16克、地西泮41.9克和阿普唑仑5012.96克。 被告王凤喜和夏增喜共同出售芬太尼285.08克、呋喃丹39.53克、阿普唑仑991.2克、3,4-亚甲二氧基卡西酮1920.12克和4-氯甲基卡西酮8.33克。 被告杨星出售阿普唑仑7708.6g。

初审法院判定被告刘墉犯有贩毒和制造毒品罪,判处他死刑,缓刑两年,剥夺他终身的政治权利,并没收他所有的个人财产。被告姜菊华被判贩毒和制造毒品罪,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没收所有个人财产。

一审法院判定被告王凤喜贩毒罪成立,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没收所有个人财产。被告夏增熙被判贩毒罪,判处有期徒刑10年,并处罚金10万元。被告杨星被判贩毒罪,判处两年监禁和6万元罚款。被告杨江翠被判贩毒罪,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八个月,并处罚金5万元。被告张洪钧被判贩毒罪,处一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,并处四万元罚款。被告梁丁丁犯有贩毒罪,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四个月,并处罚金3万元。被告于淼犯有贩毒罪,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。侦查机关查获的药品、原材料和工具应当依法没收。依法追回每个被告的违法所得。

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刘墉、姜菊华违反国家药品监管制度,合谋生产、销售芬太尼等药品。姜巨华不仅提供了刘墉芬太尼生产的信息和部分资金,还与芬太尼的贩运有直接联系。两名被告的行为都构成贩运和制造毒品罪,贩运和制造毒品的数量很大。他们两人都是主犯,但姜菊华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相对较小。 被告王凤喜、夏增喜、杨星、杨江翠、张洪钧、梁丁丁、于淼违反国家禁毒制度,明知故犯地销售或帮助销售毒品,均构成贩毒罪。 王凤喜是主犯,但他已经认罪并立功。夏曾熙是个附属品。杨江翠、张洪钧、梁丁丁和于淼只参与了少量毒品犯罪,并且是共犯。 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的有关规定,上述判决是根据各被告犯罪的事实、性质和情节,以及他们在共同犯罪中各自的地位、作用和社会危害程度依法作出的。

被告的近亲属、媒体记者和各界人士出席了庭审。

更多精彩文章,尽在https://www.die7.c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